2号站-2号站登录

2号站-2号站登录

2号站-2号站登录


公司新闻

侯老爱研究

作者:admin日期:2019-09-02阅读

  杨越

  侯宝林先生特别喜欢研究古董,他每到一地,最想看的便是古董店。一次我去侯老家,见桌子上摆着一个乾隆时期的大青花罐,走上前去端详了一番。青花罐的前面是好的,后面有一串锔子,我便对侯老说:“这个青花罐坏了,不值一钱。”怎料侯老答道:“你数数后面有多少锔子。当初锔一个锔子两毛钱,你算算最低值多少钱,怎么能说‘不值一钱’呢?”

  我会心一笑,看来侯老喜欢的是物件本身承载的故事,以及可供研究的历史和文明。这里面的价值,绝非金钱所能衡量。

  可就是这样爱研究的侯老,却说自己是“半痴子”——

  侯老曾想请我的老师、著名画家许麟庐先生题个书屋名,名为“半痴子书屋”。我问他为何起这个名字?侯老说:“我没上过学,没读过多少书,在知识上就是半傻子。”

  不日,我去许麟庐先生家,向许老一字不落地复述了一遍。许老听后笑着对我说:“宝林兄那是谦虚呀,他的书屋怎么能叫‘半痴子书屋’呢?我不能给他题这个书屋名。你想,谁要说侯宝林是半傻子,说侯宝林没知识,那他才是半傻子!侯宝林是谦虛,是幽默,是自嘲。这样,你回去和他说,题书屋名没问题,就是我得想想,给他改个名。”

  我见到侯老后,把许老的话转述给他。侯老听后,大笑起来……

  在我的记忆中,侯老不止一次说过自己最喜欢的就是搞研究。一次闲聊时他对我说:“我这一生还有一件事要做,那就是修改或者增加中国字典中的标点符号。”

  “为什么?”我挺好奇。

  “现在的逗号、句号、感叹号已经不够用了,至少在相声里是不够用的。你们老说侯宝林的相声《醉酒》说得好,那是我说出来了,这要是剧本呢?‘我没……没醉……我喝……喝多……多多了……’你怎么点标点?看完之后,你知道哪儿该抑扬顿挫,哪儿该虚哪儿该实吗?相声是语言的艺术,总不能把话写在五线谱上吧。”听完侯老这席话,我真是从心里佩服他。

  说到《醉酒》,还有一段趣事。

  一次聚餐时,大家的酒喝得兴奋了,都夸侯老的相声《醉酒》很精彩。侯老说喝酒题材的笑话有不少,中国的、外国的,随即给大家讲了一个俄国的笑话:“俄国人爱喝酒,而且爱喝烈性酒。一次,一个军官喝完酒走在大街上,迎面碰上一个士兵。俄国军队有规定,下级见到上级要敬礼,要是两个人以上,还得排成队敬礼通过。这个士兵看见首长后马上立正、敬礼,但这个军官喝醉了,眼中所见,是模模糊糊一大片。他不高兴了,很严肃地对士兵说:‘排成一字通过!’”